湖北“健康之路”:变味的预约挂号“会员卡

2017-10-31 04:41

  中介公司以收取患者服务年费的形式,在当地一些医院进行变相的有偿预约挂号,医院为其提供场地大肆推销“会员卡”,这是发生在武汉市一些医疗机构的怪事。

  近日有武汉群众反映:一些公立医院的“预约挂号”业务被一家名为健康之路的中介公司全面“运作”,患者前往就医挂不到紧俏专家号时只有花钱请这家中介公司“帮忙”,一些患者在“被会员”后心有不甘提出“退还年费”,但一律以“已签署合同”为由遭到。有群众表示,虽就此事多次向卫生部门反映但始终无果。

  其实,关于预约挂号,国家早有。据了解,卫生部要求从2009年11月始,公立医院开展实名预约挂号服务,并公立医院要为开展预约挂号服务工作提供必要条件,配备相应人员和适当的装备,不得与任何社会中介机构合作开展向患者收取费用的预约挂号服务。

  在位于武汉市硚口区的一家医院,记者看到在一楼的门诊大厅导医台中,几名着服装的女性工作人员向患者推销会员“健康卡”。记者以患者身份进行咨询,售卡人员向记者出示了宣、会员申请表及会员健康卡,通过交谈记者了解到,成为会员后挂号“非常方便”,会“优先安排”,一位“”小姐告诉记者:“若不办卡,天不亮来医院排队都不一定能挂上专家号,有下面县、市的患者在这里住了一晚上都没有号,只有办卡才能挂上号”。

  要怎样才能成为会员呢?记者被告知“需交纳100或200元不等的费用”,而且“年费是不能退还的”。

  记者疑问若不想成为会员,能否打电话进行预约?“打电话预约没用,要办卡才能预约。”这名穿着服的小姐肯定地回答。而一位售卡“”表示,在该院每月可出售千余张“健康卡”。

  该院门诊部主任告诉记者,导医台10余名工作人员全是健康之路公司聘用人员,并非“医院”。另一负责人介绍,“医院预约挂号业务已交付健康之路公司运作,医院和公司没有任何经济关系,也没有收取任何费用”。该负责人还向记者透露,“健康之路与医院进行预约挂号业务是通过机构的,部门有参与”。

  健康之路公司总经理郭世俊则对记者称,收取的只是会员的年费和办卡费,会员进行预约挂号是免费的,所收年费主要用于支付工资及网络。郭某还向记者出示了与一些医院签订的协议,记者见到几种“家庭健康卡”的收费标准在与医院的协议中均有列明。至于卫生主管部门批文,郭某坦承“没有任何批文。”

  记者通过走访了解,健康之路公司与当地约10余家医院均有“合作”,而方式基本相似。中介公司在医院收取了患者的费用,若该公司某天经营出了问题,医院会对患者负责吗?面对疑问,一家医院负责人表示“不好回答”,但同时强调“医院没有收费,患者不和医院发生关系”。

  “如此下去普通患者挂号会难上加难。紧俏的专家号源很难不被垄断,因为健康之路是经营性的而非公益性的。这不是将号贩子‘公司化’了吗”?有患者在记者采访时表示看法。

  与此不同,在该市记者也了解到有医院利用单位网站开展预约挂号服务,院方负责人称“其实便宜还又方便,有效地杜绝了从中牟利的现象”。

  在某大学附属中南医院,一位院方负责人告诉记者:院方和中介“健康之路”的合作正在慢慢断开,目前对中介投放的号源已不足10%,原因就是患者反映较大,这块和中介公司合作确实存在一些问题;院方现在正加强与电信、移动公司的合作,建立预约挂号平台,这样效果会比较好。

  同时该负责人指出,对于预约挂号平台的建立,事实上应由专项的拨款或医疗机构出资建立,避免医疗资源成为利益团体的工具,这才是符合卫生部要求的。

  就此问题,武汉市卫生局医政处一位副处长向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表示:“不鼓励、不支持”,反对中介公司在医院内开展与医疗行为无关的商业活动及商业服务,并称“卫生局对医院的预约挂号服务工作确有指导、检查的职能”。而对于健康之路公司在该市某些医院的“售卡”行为,医政处方面表示“不知情”。

  但奇怪的是,记者两次找到该局分管医政的副局长丁顺清,但丁顺清均以记者“直接进了副局长办公室”为由接受采访。而该局办副主任张万相则对记者自称“”人员,并大声“这里不是随便进的,你不够资格在这里……”该局党办随后告诉记者:“领导明确,不接受采访”。

  一个本来清晰且明确的违反医院预约挂号的行为,为什么卫生主管部门只是“不鼓励、不支持”?群众多次反映,负有指导、检查职能的卫生局因何对此,甚至对于记者的采访讳莫如深,不愿了解详情?这种预约挂号“会员卡”的背后还有哪些利益链附着其上?对此,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